导航

D0886164ba66c6785f1d11eab73f297b

2020.1.5 厦门马拉松赛记

很多人说,越想PB的马越容易出状况,越是轻松的马反而容易取得好成绩……


这话不无道理,19~20赛季两场马,印证了这话——19港马 “亚洲魔鬼赛道”以3:43:18意外PB,而厦马却苦不堪言,走过终点。


一场严肃并痛苦的马

-严肃-


说严肃,因为给自己制定了PB目标,没有手机随身,没有第一视角照片,集中精力在赛道上。


赛前一晚的装备检查也比港马之细致,有过之无不及。依旧严格倒推时间,按照6:00前抵达厦门会展中心——5:30从酒店出发——5:00起床,完成排空、早餐、装备……的时间表铺排。


抵达现场后,从鸭绒马甲温暖的凌晨,到天渐亮人鼎沸的早上,两次如厕排空、拿着随身的SE拍了几张纪念照,无比平静地等待即将开始的比赛。直到7:00前即将进入检录口,才觉得如果不拍张入镜照,如何发圈跟支持自己的家人交代呢。


2020.1.5  5:56

2020.1.5 6:18

2020.1.5 6:38

2020.1.5 7:01


把SE放入包中,存包检录等待最后的51分钟,在周围喧闹聊天、拍照的跑者中,显得格外佛系。只是安静的等待发令枪,一点也不兴奋。


(照片来自「爱云动」)

G区的发令枪是第四枪,我尽量挤到靠前的位置,为起跑冲出重围赢得有利条件。枪响,4:15左右的配速冲过起点,直到确定了G区靠前的位置时,发现比目标配速快了30s+,于是开始强迫自己降速。


从出发的那一刻起,就严格按照配速计划来执行,每5k,核对一次目标时间。前25k,完全按照计划执行(从后来的成绩证书上的分段成绩也能看出来)

赛前手臂上标记的5k分段目标


可是跑了一段后,我发现,接近跑表的全程成绩慢慢被汗水和手表摩擦掉了……3:22:10的目标是否无法完成?——不管它,尽可能跑就是了。


路过6km,98金钥匙的时候,还轻松飞快


在19km折返的时候,也按计划通过


-痛苦-

说痛苦———来自后半程,毫不夸张的说,这是自己最痛苦的一场马

22k开始左腹痛,25k开始右腹痛,27k提前撞墙,降速,30k起开始走走停停。



进站续命,期间有过放弃的念头,也尝试找到相近配速的跟上,但是跟一段就因为体力不支(体力分配错误)而作罢。



37k左右双腿股四头肌突然针扎般疼痛,尚且可以忍受,40k在水站进站时,右大腿后侧肌肉群抽筋,没有医师在旁边,只能自己揉捏处理,随时还有抽筋风险,只得走路完成最后赛段,无奈走过终点线。


计时器的时间显示枪声成绩3:54:17,后来收到短信净成绩3:54:10,与目标3:22:34相差半个小时零2分。

最后2km,被近2200人超车。


虽然心有不甘,但自己报的马,就算走也要走完,我做到了。这次没有PB,留给下次吧。领包后掏出手机,找身旁跑者帮自己拍照定格本次厦马。


赛后总结

为什么本次比赛冒进定了这样的目标——

18年的大连,19年初的香港,成绩都在不断提高,加上赛前半个月30k LSD 444配速,自信膨胀到把目标配速定在4‘48”,3:22:34,就算降速,也能稳定在3:25:00以内,这样就能拿到厦马的直通资格。


想想港马那样的魔鬼赛道自己都能啃下来,就是因为训练到位。而这次不同——


【1】训练单一:

轻松跑、节奏跑、配速跑……这些在准备港马时还认真遵守的计划,在本次备战期间反而统归配速跑,而且训练都安排在了早上5:00-5:30之间,缺少其他时段的训练,所以对于7:51的起跑时间、天气相当不适应,平均温度22,5k左右看到有跑者背心全湿,前半程尚且可以用海绵降温,后半程力不从心


【2】未严格执行训练计划:

尤其在最后备战的一个月原本一周4次的训练计划,减少到2次。


【3】比赛策略:

大马的完赛成绩作为参考,报名被分在了G区,前面要超越的跑者太多,起跑阶段为了杀出重围配速飙到4:30,并且在前半程死盯5k配速目标,忽略了30k的撞墙问题。虽然前半程按照计划执行,但后程体力下降明显,身体突发状况较多,而此时已经来不及调整比赛策略。


【4】赛前休息———压垮比赛的最后一根稻草

1:00左右睡着,3:00醒来一次,4:50起床

在回程的动车上客观评价了酒店的情况(本处略)


一山还有一山高

赛后结识328跑者孙朋,配速计划合理、训练异常自律。第二马就已经跑进330。

回来动车上,背后的小哥300,说戒酒好几个月。今天才可以放开喝点。

在马拉松这条路上突发情况才是正常,能够处理突发情况依赖的只能是充分的准备。


再自律都不为过!

把PB留给下一场!!


2022 建发厦门马拉松赛